新聞動態

站內搜索

思政經緯

葡京体育开户 >> 思政經緯 >> 正文

【榜樣力量】張保國:一位排爆英雄的初心和堅守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4日 阅读次数:


7月27日,《人民公安報劍蘭周刊》紀實·忠誠頌版面以《一位排爆英雄的初心和堅守》爲題,大篇幅專題報道我局特警支隊搜排爆民警、“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張保國同志在排爆一線與“死神”共舞30余年的英雄事迹和感人故事。

附:報道原文

人物簡介:張保國,男,1964年9月出生,1999年轉業到山東省濟南市公安局治安處從事防爆安檢與排爆工作,現爲濟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隊作訓處副調研員。轉業19年來,他始終戰鬥在排爆工作第一線,乐成處置130多個爆炸裝置或可疑爆炸裝置,曾榮獲“中國青年五四獎章”“全國優秀人民警察”“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榮譽稱號;榮立個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3次。

一位排爆英雄的初心和堅守

□藍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這是很多人脫口就能說出的名言,也是很多人经常寫在日記本、台曆上或文章中的警句。

在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作训处副调研员、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张保国的办公室里,我没有看到它;在张保国刊发于《防爆》杂志“卷首语”栏目上情真意切的美文里,我也没有发现它的踪迹;在他所提供的《第十一届全运会防爆安检工作经验介绍》《石破天惊斗狂徒 生死关头显本色》《浅谈爆炸犯罪特点与对策》等10余篇广受好评的论文中,我也没有见到它的模样。但在几小时的采访里,我却不止一次想到它——张保国从军从警34年来历经危险而痴心不改的人生历程,与它是多么的贴切和吻合!他坚定如初地奋战在公摆设爆工作第一线的抉择和行动,与它所彰显的品格和追求,是多么浑然天成!

我幾次想問張保國:知道這句名言是誰說的嗎?如何理解它?

可一觸碰到他平實如星光一樣的笑容和神情後,我卻說不出口了。采訪臨近結束時,我只抛給了他一個看似平常的問題:如何做到初心不改?

他先是呵呵一笑,然後坦誠地說,這個問題還真不太好回答,因爲他沒想過這事。面對每一次出警,每一個需要他和隊友排除的危險爆炸物或可疑危爆物,他想得最多的是怎樣在最短的時間裏宁静地排除危險,把可能帶來的不良影響降到最小。

“這一切,都是自己應該做的。”他說的是心裏話,也是這麽多年來,他一直恪守的准則。他說,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他的“初心”?

他曾經有過多次機會,可以離開或不再從事這種硝煙彌漫的廢舊彈藥銷毀和危險的公摆设爆工作。但每一次,他都選擇了留下,選擇了生死之間逆向而行的驚險和堅守,選擇了“我是共産黨員,我是排爆隊長,有排爆任務我先上,如果我不在了,你們誰的黨齡長誰上”的樸實和高贵。

1984年9月,張保國第一次穿上軍裝,走進了某軍校彈藥專業的課堂。班上有同學因不喜歡這個專業,主動申請或想方設法調整到其他專業。這種心情他理解。剛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時,他的第一感覺是“來不及高興就蒙了”。自己沒有填報這所軍校,更不知有這樣一個專業,怎麽會莫名其妙地被這所軍校的這個專業錄取了呢?

他的父親,一名曾爲軍人、後轉業到核工業系統的老軍人,堅定了他“兵之初”的選擇。“你既然填了‘服從調劑’,就要信守諾言!這是一名軍人起碼的素養。”回想起父親當年專門從千裏之外的大西南請假回來的良苦用心和舐犢之情,張保國幾次紅了眼圈,說他壓根兒沒有想到,平時見面極少、威嚴又少語的父親,會在那樣一個時刻,給了他一個關于“服從”與“踐諾”的教育。

時年十八九的他,並不能完全理解父親的話,但卻牢牢記住了那一刻所有的情景和細節,尤其是父親臨別時說的那句話:“一名合格的軍人,關鍵時刻要把自己變成槍膛或炮口中最後的那枚子彈或炮彈。”

就讀的學校和專業雖非心儀,但張保國仍如魚得水,入校半個月後,就被指定爲副班長;3個月後,他再次令人刮目相看地成爲學員中最大的“領導”——學員區隊長,直至畢業。這讓他在管理、服務各人的同時,也培養、增強了自我約束和積極上進的品格和潛能。“只有首先自己做好,甚至是做得更好,才华令人心服口服。”張保國說。力爭優秀,就這樣成爲他的習慣。

畢業時,張保國順理成章地被分配到了令人羨慕的軍區機關所在地的科研單位,而班上絕大多數同學則去了基層彈藥倉庫或偏遠的軍工廠。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張保國竟主動申請去了一個偏僻、荒涼的彈藥維修和銷毀部門,這讓他的好多同學差點“驚掉了下巴”: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別人躲還來不及,他卻偏偏逆向而行,自願跑到那個電視沒信號、看的都是過期報紙的地方,且不說銷毀廢舊彈藥的危險,工作、生活、科研條件的艱苦,就是找個女朋友這種個人問題,哪樣也沒法與省城相比啊!

張保國卻用實績證明了自己的選擇。僅用了兩年時間,他研制的“TNT裝藥倒空制片裝置”就獲了獎。即使是30年後的今天,這種裝置仍在使用。這讓張保國覺得非常的自豪。

之後,他基本上年年都會獲得科研结果獎。其中他研發的“深井定向爆破引水技術”,不僅讓部隊報廢的炸藥有了重新使用的價值,更讓黎民花費重金卻打不出水或出水量不夠、將要報廢的機井,通過這項技術爆破溝通附近水源後,乐成起死回生。村民們紛紛把核桃、大棗等土特産扔到他們乘坐的軍車上,用來表達對張保國的謝意。

也正是在幫助群衆挽救機井的過程中,張保國被一名幫村民打井的專家相中了,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他。

戰友們打趣說,張保國“打井打出了個老丈人”;張保國笑稱,這是“贈人玫瑰,手有余香”。也許那一刻,在冥冥之中已預示了張保國“保家衛國”的良緣。

1997年底,濟南市公安局開始大規模銷毀戰爭年代遺留下來的炮彈、炸彈、手榴彈、地雷等危爆物品,張保國作爲彈藥銷毀方面的專業技術人員被派到公安機關協助工作。還沒報到,就接到公安局領導摆设的3個急活兒:翻譯一個全英文的鬧鍾說明書,用四通打字機完成一份3000字质料的錄入,寫一個關于爆炸物品管理的講課稿。

張保國明白,這是在考查他的英語、計算機和寫作能力呢!他隨便在哪一道考題中丟點分,就能遠離這個既危險又可能不落好的“幫助工作”。但那不是他的性格。

一年半後,張保國“幫助工作”結束時,他這個被衆人爭相邀請的“香饽饽”卻陷入了兩難境地:一邊是自己熟門熟路並已小有成绩的軍械彈藥研究工作,一邊是自己十分陌生且剛剛起步的公摆设爆工作,該何去何從?

張保國委婉地征求父母的意見。父親讓他自己決定,母親則建議他最好遠離這種危險的工作;部隊領導体现他說,暫時還找不出像他這樣年輕有爲、有專業系統理論功底、熟悉通用軍械彈藥的專業技術人才……

最終,張保國選擇了爲黎民守護家門,並瞞著父母,選擇了公摆设爆這個讓無數人談之色變的危險職業。

2005年3月2日,依照慣例,張保國帶領排爆隊將廢棄彈藥運往山裏銷毀。一些媒體記者一同前往,當張保國給記者講解銷毀過程時,廢棄彈藥中的老舊發煙罐突然泄漏起火。

“快跑!”張保國向記者和同事大喊一聲,緊接著飛快沖到火藥堆旁,果敢地踢飛了冒著濃濃烈焰的發煙罐。記者和同事全都撤離到了宁静地帶,張保國卻被瞬間躥起的十多米高的大火團團包圍,造玉成身8%的面積燒傷,臉部二度燒傷,雙手深二度燒傷……

轉業到公安系統的19年時間裏,張保國乐成處置涉爆現場100多次,排除爆炸裝置和可疑爆炸物130多個,鑒定、排除、銷毀各類炮彈、炸彈等4000多發(枚),銷毀廢舊雷管30余萬枚、導火索50余萬米、導爆索1萬余米,完成重大活動的防爆安檢、防爆備勤任務900余次。他曾先後榮獲“中國青年五四獎章”、“全國優秀人民警察”、山東省“十大傑出青年”、“濟南市(敬業奉獻)道德模範”、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模等榮譽稱號,榮立個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3次。

這閃光的獎章和耀眼的榮譽背後,濃縮著生死之間逆向而行的驚險和堅守,更映照著一個普通生命對信仰和使命的大寫——

“我是學這個專業的,我不去做,誰去做啊?”

供稿单位:政治理论教研部 |